×

Loading...

@California

Topic

This topic has been archived. It cannot be replied.
  • 枫下沙龙 / 谈天说地 / 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告诉韭菜中国之外的世界更惨?ZT: 国内现在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可以通过造谣所谓美国和加拿大的华裔悲惨处境而赚钱 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告诉韭菜中国之外的世界更惨?ZT: 国内现在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可以通过造谣所谓美国和加拿大的华裔悲惨处境而赚钱 +1

    文章来源:网易|吴晓波

    国内现在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,可以通过造谣所谓美国和加拿大的华裔悲惨处境而赚钱,问题是他们都不说真话。

    有好几位加拿大的视频博主,他们将加拿大的生活说得水深火热。加拿大令他们十分失望,他们已经超过了简单的吐槽。

    我也见到旅德华人也发这些让人抑郁的视频,似乎德国让他们失望到质疑他们当初的出国决定。我从南到北走了很多德国的城市,也有好多德国朋友和同学,他们告诉我的和我亲眼见到的就是一个花园般的美丽国家。我们怎么见到的德国与他们如此不同?什么德国人到处小便,德国很多地方都是尿骚味,我怎么没有闻到过?

    国人喜欢看这些,是否可以看旅外国华人的悲惨命运而获得些心理的安慰?当然他们会劝人们不要出国,以及自己发誓马上就要回到祖国的怀抱。你们可以走啊,美国绿卡可不容易拿啊。

    美国华裔吐槽美国的不多,但是国内人则使用虚假的信息说美国和加拿大有多么惨。有人在视频里解释有家学医的中国人到加拿大后混得很不如意,导致父母去世因为太穷都回不了国,那国内视频博主解释:“一家四口买机票都多少钱?回不了的原因10个里面9个都是因为穷“。

    我怎么见到那么多自己的学生家庭,第一代在圣路易斯周围开中餐馆,他们的孩子则是被麻省理工和圣路易斯华大的录取?

    朋友留言:“给吴教授看看,生活在美国加拿大华人有多惨,像您这样当医学教授,儿子读耶鲁的都是做梦里才能有的”

    我的有些引伸的回复:

    我开始到美国时确实视那些成功为梦想,当时看见华大典雅校园的学生只有羡慕的份,不敢想自己孩子未来会有此机会。

    现在有人说我嫉妒那些成功人士的时候,我总说我是实现了美国梦的人。在华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还能得到工资和华大支付我们的孩子们读美国私立名牌的学费,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好的工作吗?我们更是有机会每天欣赏百年古董社区的美景,这辈子真是很值。我不嫉妒任何人,我只为那些在各自职场实现了人生价值的人高兴。
     

    像我这样的人在美国还真不少,我们班上几家在圣路易斯的同班同学,孩子读普林斯顿、MIT、Caltech、耶鲁和圣路易斯华大与Emory的都有,这些后代的职业是美国医生、教授与建筑师。

    我前段时间说过,“146万美元退休?在华大工作几十年的很多人都会有,何况那些在公司赚大钱的家伙。如果你在美国没有混到百万退休,那是因为你在年轻时没有读雅美之途关于教育的投资计划”。

    这是美国大学的情况,再看在美国公司当主管的朋友怎么说,这家伙定的退休目标是五百万美元。这是不能透露身份的他的留言,注意这里“米”是指百万美元:

    “我们这些个第一代老留们, 只要规规矩矩地每年max contribute到401K plan里,加上公司的match, 三十多年下来,总有二粒多米,如果运气好,公司股票还会发点财,如果再住在一个booming city或者prestigious古典房小区,房子也会有个一二粒米,再加上这里那里的一些存钱,投资什么的,五粒米也就在手了。

    “我们1/4个世纪前买的这个房,三十八万。一二年前卖一百八十万。虽然现在跌了点,但是等我们再住几年,总会有二粒米左右。退休后move down, 换个小点的非学区房,手头就多出来起码半粒米出来,这笔钱去欧洲玩玩,足够了”。

    很多人造谣说我是长时间的博士后,还说我们华大的博士后都坐走廊上,这帮家伙都沒有到过美国。我在华大做过博士后,正规拿NIH博士后资助的那种。但是也就是几年后就move on了,当了属于Faculty的Instructor。

    在华大博士后和技术员为Staff, 从Instructor以上属于正规的Faculty,拥有相当稳定的职位和可观的收入。至于是否有办公室与华大所做的开创性工作没有什么关系,在哈佛和华大这种超一流的地方,也有教授只在一个实验桌办公。

    更有无耻的人造谣说我是长期的助理教授,我只有在群里展现我的associate professor的证据。美国二三流大学的教授喜欢吹自己的所谓tenure, 其实做混日子的东西拿tenure也不值得骄傲,人生在世总要做点拥有长久影响力的东西。

    去年因为mRNA疫苗获得诺贝尔奖的Katie Karikó, 在Penn的职位就是助理教授,宾大赶人后她去了德国的BioNTech公司当SVP,宾大的家伙们还嘲笑她那是一个没有网页的小公司。

    还好饶伯伯说中科院整个系统只有5-10位的国际正教授,我高度怀疑饶伯伯是否为依据事实的说辞。他说话太随意已经给他带来麻烦,无论是控诉裴刚造假,还是错骂清华教授后公开几次在《知识分子》道歉。

    饶伯伯的credibility存在挑战,傅向东、陈宙峰和颜宁都是以美国讲座教授回国的,虽然至少两位是被美国赶走的,当然他们都不是在饶伯伯所说的在中国科学院。国内朋友打听一下,难道真像饶伯伯所说,整个中科院系统只有5-10位海归国际正教授?

    作者吴晓波教授

    • 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 +3
    • 加拿大小粉红早已进入角色,现在把自己都骗得一愣一愣的,我常年累月在肉联劝他们回国,经常遭受网暴欺凌。 +10
    • 嘴炮能给说的和喜欢听的人带来些许幸福感,在哪都一样。
    • 有人出类拔萃,有人苟且度日,只要是真实的叙述就行。把外国想象的太好然后偷渡也不好。希望出来的都循规蹈矩走正规途径。
    • 海外也有天天造谣国内悲惨处境的,谁也别说谁,海外反华是一门利润巨大的生意
      • 真的假的?怎么获得利润?我亏大发了。 +3
        • 此地无银三百两
          • 我是真的想挣这个钱 +2
            • 谁信阿?这又不是啥秘密,没必要装小白兔
              • 又能反共,又能挣钱,对我这样的老反革命来说,不是一件挺美好的事吗?你非要当成丑闻。。。 +3
                • 我说过是丑闻吗?我就佩服这些人毫无廉耻的强大心理
                  • 你就明白地揭发他们到底怎么挣钱的,我好加入,不能总做义工。 +3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都说了,不要装小白兔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我是真急啊,孩子的学费还没早落呢。 +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如果你还想找第二份,可以去太古问问拉横幅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我刚来多伦多打工时,有几个工友就是发轮功,他们都是自己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如果给报酬的话,我那时就加入了。 +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呵呵,别装了,没钱那都是韭菜而已,你以为他们的钱天上掉下来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他们打工啊 +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没钱或者送钱的都是韭菜,当然不知道
      • 求指点,怎么挣钱,我也整点外快去 +2
    • 作者吴晓波教授是文学城上的雅美的真名?
    • 肉摊上造谣大陆悲惨处境的很受人欢迎。
      • 比如这个(#16052723@0)?
        • 还问什么背后原因,都是红小兵。
        • 总比你造谣说多伦多IT都快没有合同工了强吧? +2
          • 别造谣
            • 你没说过? +3
              • 别造谣
    • 不是造谣,的确挺惨的,所以听说大陆也挺惨的,感觉同病相怜。
      • 高盛造谣说大陆房价要再跌80%,这是良心大大滴坏了。 +1
        • 房价跌是好事啊,俺可是听说两个踝斩,先跌90%,然年后再跌90%,最后就剩下一个脚趾头了。
          • 东北学鹤岗,全国学东北?
            • 鹤岗人民生活的挺幸福啊。
              • 以前学大庆,现在学鹤岗。 +1
                • 看网上视频,鹤岗人民的确生活过的不错,没有住房压力。当然部分公务员的日子不好过,这个正常。
                  • 东北除了当官的,就属公务员过的舒坦。 +2
    • 我经常朋友圈里卖惨,自己当农民育苗种菜。
    • 哪里都有过的好的和过的不好的;